当前位置: 钱柜手机版官网 > 省内资讯 > 正文
读书的“遇”
来源:教师报 2013年11月28日 08:41

闲读宗白华美学散步,从文中偶得德国近代大画家门采尔佳句,曰:“太阳的光/洗着她早起的灵魂/天边的月/犹似她昨夜的残梦。”好一个“洗”字,每一根线条,每一块色彩,每一条光,每一个形状都涤濯出“无我之境”。心的从容,光的丰满,于无声处赏看“相遇”,像似著者与读者的心有灵犀相通,它是苏东坡读完《庄子》后的一声声长叹,它是欧阳修读完苏诗后的一句句汗颜。
“遇”的时候,你不觉得自己是在读书,而是与另外一个灵魂对话,与一个不同时间不同空间的灵魂的深入交谈,如同太阳的光洗着你我早起的心灵一样。
余秋雨先生写《苏东坡突围》时,有这样的句子:“引导千古杰作的前奏已鸣响,一道神秘的天光射向黄州,《念奴娇·赤壁怀古》和前、后《赤壁赋》马上就要产生。”苏东坡遇到的机缘,是黄州的落寞,是落寞中的淡然与静定。余秋雨用心灵之笔去梳洗苏东坡的心灵,这种“遇”本身就是超越时空的握手。
北京大学教授钱理群说过,读书用“心”去读,才能超越时空,以你之心与编辑之心、作品人物之心“相遇”,然后是交流、撞击。设身处地去感受、体验他们的境遇、真实的欢乐与痛苦,用自己的想象去补充、发展作品提供的艺术空间,品味作品的意境,思考作品的灵魂,才是最迷人的事情。
是的,读书的艺术,在很大程度上就是在书中“相遇”自己的心仪之人之物之境,相当于旅游中的访友、赏景和顿悟。深入地读书,也跟恋爱一样,需要忠于自己喜爱的编辑,选择和自己心灵有契合、有亲和的独妙情境。所以,读书读得好主要在于“遇”而不在于“求”。
当然,放下自己的全身心去“求”,也可从“求”转变成“遇”。譬如,很多人对经典作品不在意,而当你硬着头皮抱着“求学”的态度去领受。慢慢领受下去,也会进入编辑的心灵,人生的得意或坎坷都会与你“相遇”。因为,那些经典名著几乎无一例外地写尽艰难曲折的人生历程,那是弱者的奋斗、个人的痛苦以及对人生的执著追问。文字犹如玉石一样进入内心,才会慢慢化入精神的基石。
著名作家张炜说,在“相遇”的阅读中,通常一个生命会移植到另一个生命之中去,并自由地延伸下去。虽两个时空相距遥远,极可能是几百年或几千年的间隔,这会儿却能在阅读者的心中无碍地、自然而然地交织在一起。时光虽匆促,但却以这种方式留驻下来,投射到另一个生命身上。
阅读的奥妙在于读到了什么意蕴,如果没有意会另一个时空里的情绪纠葛,没有你在这个时空的心灵感动,它们不能相互交错,说明这种“遇”的程度尚浅,还不能成为最美丽、最神奇的“神交”。
在数千年不计其数的语言和书籍交织成的斑斓锦缎中,总会有一些中意、钟情甚至心有灵犀的“相遇”,读者与编辑的神思会呈现出一种奇妙的对接,有时是电石火花的心灵顿悟,有时是极其崇高的超现实幻象。因这种“相遇”,读者的头脑更聪慧、睿智,眼睛更明亮、深邃,编辑对已经、未知世界的发现与开掘,完全能转化为读者头脑中的精神力量,读者也可以洞见往昔生命永不消亡的美和魅力。

责任编辑:
  • 资讯网头条号
  • 资讯网微博
  • 资讯网微信
主管:陕西省委钱柜777工委 省钱柜777厅  |  主办:陕西钱柜777报刊社
地址:西安市药王洞155号 邮箱:sxjyxww@sina.com 电话:029-87323955
陕ICP备(08105011号-1)手机举报APP下载
陕西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029-85589610 版权声明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